当前位置:珠宝沟搞笑带着信任去恋爱
带着信任去恋爱
2022-11-12

1.搭车回家

腊月二十九,距离春节只有两天了,安然终于决定回家。

因为家境不好,她已经连续两个寒假留在学校打工了。这次之所以选择回家过年,并非筹到了路费,而是从报纸上看到了一则“搭车旅游”的新闻。报道说,许多热爱旅游的年轻人因为囊中羞涩,便在路边举牌搭乘过往的爱心车,有的居然在短短两年时间里游历了全国十几个城市。

安然动心了。既然人家可以搭车旅游,我为什么不能搭车回家呢?想到这里,她找来一块硬纸板,郑重的写上“山城”两个大字,带着不多的行李匆忙赶往高速路收费站。

事情并非报纸上说的那样简单。临近年关,每一辆过往的车辆都急匆匆的,安然在收费站举了半天的牌子,也没人理睬,反倒是站上的工作人员过来赶了她两次。安然有些灰心了,她发誓再过5分钟没有人肯停车的话,自己立马返回学校。

心里正没底呢,一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突然挡在了安然面前。他上下不停地打量着安然,令她很不自在,“有事吗?”

小伙子笑笑说:“我跟你一样啊,搭车呢,可惜没个伴儿呀。”

安然释然了:“有个伴儿当然好。可是我都站一上午了,也没人肯帮忙呢。”

小伙子哈哈大笑:“不是没人肯帮忙,是你自己方法不对头。山城距离我们这儿一千多公里呢,哪能那么碰巧有车啊?你可以先选一个目的路线中距此最近的城市试试。”

“古城!”安然不由得向对方投去了敬佩的目光,并立马在纸板背面重新写下了两个大字。

两人一边等车一边聊天。安然了解到,小伙子名叫罗浩,跟自己在同一所大学就读,虽然家不在山城,却距离不算太远,可以结伴而行。

罗浩的方法果然非常奏效,十分钟不到,便有一辆古城牌照的货车停了下来,表示愿意让他们搭乘一段。两人高兴的上了车。

一路上有说有笑。三个小时后,车子到达古城,安然和罗浩谢别司机,又开始兴冲冲的等待着下一位好心人的到来。

两个人的运气相当不错,接连搭乘了三次爱心车,晚上7点的时候,他们距离山城已经不足400公里了。此时,夜色越来越深,过路的车辆越来越少,即便有车也是飞也似的驶过,看都不看他们一眼。

渐渐地,罗浩失去了耐心,提出先到附近找个旅馆住下来。安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罗浩看出了安然的窘境,他故作轻松的说:“既然有爱心车,没准也有爱心旅馆呢?不去试试怎么知道?”

下车的地方比较偏僻,两人在寒风中走了1个多小时,才在路边找到一家非常简陋的小旅馆。老板娘看到他们是学生,一个房间只收50元,罗浩赶紧掏出100元给她。谁知老板娘却说,这几天赶路的司机多,只剩一间单间了。

2.爱是信任

安然拉起罗浩就走,老板娘喊道:“附近没有旅馆了,这里虽说条件不好,却强过在外面冻死。”

罗浩悄悄对安然使个眼色,两人只得交钱开房。

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尴尬,罗浩主动拿起一套被褥铺在了地上:“赶一天路了,早点睡吧。”安然感激的望了罗浩一眼,掏出25元钱交到他手里。

罗浩也不推辞,胡乱装到了口袋里。半夜里,他被一阵紧似一阵的咳嗽声惊醒,起来摸了摸安然的额头:发烫的厉害。罗浩断定她刚才在路上受了风寒,要出门给安然买药,安然怎么劝也不听。听着窗外呼啸的寒风,安然心里很是担心:半夜三更的,哪里有卖药的地方呢?

令她吃惊的是,半个小时不到罗浩便满头大汗的回来了,也不知是如何办到的。他倒水帮安然吃了药,直到她沉沉的睡去,这才放心的躺下。

这一夜安然睡得非常香,一觉醒来已是大天亮。她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地板,被褥叠得整整齐齐,唯独不见罗浩。

被子上有一张纸,是罗浩写给自己的。

安然:别再搭车啦,买票回家吧。一家人的团聚比什么都重要,不是吗?留下300元钱,料定你会拒绝,所以我只能不辞而别。再说,我还答应孩子们除夕前到孤儿院一起过年呢。提前拜年,保重!罗浩

老板娘来收拾房间,看到地上的被褥,不禁赞叹道:“你男朋友真是个负责任的好小伙啊!”安然也不解释,脸却红到了脖子根。

当天下午,安然终于在吃团圆饭前回到了家,她第一时间给罗浩发短信报了平安。罗浩回信说正在孤儿院,跟孩子们一起非常开心,可惜最喜欢的人不在身边。安然的脸又红了。

整个寒假安然过得非常开心,她与罗浩几乎每天都短信交流,如果有一天没及时收到他的信息,心里就会空落落的。她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阳光、帅气又会体贴人的大男孩。

临近开学,安然突然接到罗浩的电话。他说,正与几个好朋友进行青年创业计划,帮助更多的孩子受到好的教育,希望她能过来一起参与。听了罗浩的介绍,安然非常佩服他。但是要一个人到陌生的地方,却又有些不安。毕竟两人的交往不长,对他究竟了解多少呢?

感觉到了她的犹豫,罗浩说:“快来吧,就当是给我还钱。到时我会开着大奔亲自接你。”安然被他的真诚与幽默打动,高兴地答应了。

3.群体事件

火车上,安然一直在心底窃窃的想着两人认识以来的情景,女孩的直觉告诉她罗浩也是喜欢自己的。

终于到站了,可是,她却没有如约见到罗浩充满阳光的脸。车站广场上围了一大群人,群情激奋的群众正在试图掀翻一辆大奔。安然连忙挤进人群,只见罗浩激动地跟警察争论着什么,并且急切的想离开,周边的人一个劲儿的起哄。

一位在外围维护秩序的警察对安然说:“开大奔的小伙子是这儿房地产大老板罗天明的儿子,刚才撞了人,虽说不严重,但他的认错态度不好,引起众怒啦。如今的有钱人呀,真是的……”

安然若有所思地听着,末了,她把三百元钱交到警察手上:“请转给他,就说我来过,已经回去了。”说罢转身返回了车站。

安然孤单的回到了学校。“富二代醉酒飙车,撞人又耍横”的新闻在各家媒体的炒作下,早已将整个校园闹得沸沸扬扬。听到同学们的议论,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与心痛。期间,罗浩给她打过一次电话,她没有接听。

三天后,电视新闻对当地交警进行了采访。交警证实,那天罗浩的确喝了酒,但他当时正坐在副驾上,车子是由朋友开的。他之所以急于离开是因为要接一个非常重要的人。紧接着,罗浩的朋友也出面证实了这一点……新闻还未播完,观众已经骂骂咧咧的关了电视,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。

事情远比安然所想的要糟糕。就在罗浩返校的当天,学校迫于社会舆论压力,决定将其开除。安然不知道自己应当做什么,思之再三,还是主动找到了罗浩。

几天不见,罗浩变得异常消沉:“有句话本来那天想在站台上对你说的,看来不会再有机会了。”

“我们还是朋友。”安然的心里非常乱:“处分的事就没有办法了吗?”

罗浩有些失望:“连你也不相信我吗?”

“我没想过我们间的门第差异会这么大。”安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,哭着跑开了。

人们对事情的关注并没有因为罗浩的离开而平息。这段时间,安然不断地告戒自己忘掉他,却总是不自觉的上网查看关于那天的信息。一天,她无意间在校园论坛上看到一个“出售富二代撞车真相”的帖子,便立即通过QQ与发帖人取得了联系。发帖人自称那天也在车站,目睹了事件的整个过程,并用手机拍了下来,他说开车人的确不是罗浩。

安然大喜过望,求他马上将视频发到网上。发帖人嘲笑她说:“看清楚了,我不是做慈善的。本来打算卖给罗浩的,他竟然不肯放血,真是越有钱越抠。现在可以便宜点卖给你,但没有五千块也免谈。”

“五千块?!”安然倒吸一口凉气。这差不多是自己一年的学习、生活花销了。她还想劝发帖人站在正义的角度把真相公之于众。对方二话没说,下线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安然第一次开口向同学借钱,而且数额巨大。室友媛媛关切的问她出了什么事,她什么也不肯说。

很快,一个“罗浩事件真相”的视频开始被各大网站竞相转载,并再次引起了轰动。舆论导向迅速发生了变化,罗浩所在的班级也抓住机会向学校递交了请愿书,希望对罗浩撤销处分。

校广播台播放着校方新的处理决定,那一刻,正在吃开水泡馍的安然流下了喜悦的泪水。

4.创业计划

事情并没向同学们预计的方向发展。当大家欣喜地打电话给罗浩时,电话那头传来录音语音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。”

安然一天天憔悴下去,在媛媛的一再鼓动下,两人去了罗浩的家里。罗天明告诉她们,罗浩外出散心去了,他也没办法联系。安然非常自责,在罗浩最需要理解和体谅的时候,自己却因为自卑和怯懦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。

转眼一个月过去了。学校组织优秀学子到贫困小学进行帮扶活动,安然和媛媛都报了名。

学校建在离大陆两百多海里的小岛上,除了老人,只有十几名留守儿童,快艇把安然他们送到岛上便离开了。孩子们兴高采烈地站在教室前列队欢迎大家。当安然疾步走上前时却呆住了:罗浩正站在一群孩子的中间。看到安然她们,他也很意外,但很快便释然了。

校长热情地与大家一一握手,他介绍说:“这位是罗老师,不得了啊,两个月前毛遂自荐来帮助我们的。”

活动开始,大家与孩子们一起上课,一起游戏,一起准备午饭,在罗浩的安排下过得非常开心。休息的时候,安然几次想跟他单独说几句话,罗浩总是有意躲着她。

一天的时间过得非常快,大陆开来的快艇已经过来了。在送行的人群中始终没有罗浩的身影,媛媛急得直跺脚,安然强忍着泪水上了船。

快艇的马达已经发出了隆隆的巨响,船尾泛起了白色的浪花。突然,岸上的孩子们齐刷刷的喊起来:“安然老师——你还记得罗老师的创业计划吗?你愿意留下来教我们吗?”

安然惊奇的抬起头,顺着孩子们手指的方向,罗浩正用贝壳在远处的海滩上摆出一个硕大的心形,纯洁的贝壳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夺目的光芒。

艇上的人全都鼓起掌来。媛媛开心的说:“事情我都告诉他了,再不把握机会我可要下手喽。”

安然不好意思的冲大家一笑,奋不顾身的跳进了水中……

(责编/刘 兵 插图/乐明祥)如您使用平板,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